首頁 > 企業文化  百年文化

安慶,一貼膏藥的百年傳奇

 


(位于大南門正街16號的余良卿膏藥店)


(1

早前在安慶,可以不知道其他,但這帖膏藥是必須知道的。

甚至流傳有一句歇后語:馬回子膏藥——當面見效。

這個“效”,絕不是一般的傳奇色彩:說一江之隔的東流、至德一帶,本是外用于瘡癤的膏藥,刮取適量膏藥油化水吞服,居然還能醫治肚子疼痛。外藥內治,這個就帶有很大的神話色彩了。

這帖膏藥,就是余良卿。

余良卿傳奇還不止于此。

清末民初,安慶地方產品有“三絕”,其一是胡玉美蠶豆醬,其二是劉麻子刀剪,其三就是余良卿鯽魚膏。

民國初年,安慶商家注冊商標者不多,安慶三絕首當其沖。其中“胡玉美”蠶豆辣醬和蝦子腐乳注冊的是“振風古塔”,劉麻子刀剪注冊的是“雙合成”,余良卿鯽魚膏藥注冊的是則是“鐵拐李”商標。

如此,便有一些與時俱進的時尚了。


(余良卿膏藥代售處廣告)


余良卿位于何處?皖省大南門內府城隍廟街右首第六家坐東朝西單獨鋪面。

一個地名,用24個字解讀,用安慶話說,實在是裹時裹拉的。但,恐怕也找不到比這更具方位感的準確描述了:皖省,安慶;大南門,城南;府城隍廟,區別于縣城隍廟;右首第六家,具體方位;坐東朝西,明確街之東;單獨鋪面,不經銷其他。如果這樣還跑錯了,那就真正是一個路盲了。

余良卿所處的地段,與四牌樓商業街稍稍有些遠,屬城南回民居住區一條街。歇后語說余良卿是“馬回子膏藥”,就是因地而名。

只是,“皖省大南門內府城隍廟街右首第六家坐東朝西單獨鋪面”是廣告位置描述,不能用作通信,所以有粉絲要寫感謝信件,必須寫明相對官方的地址:大南門正街16號。

“余良卿”創始人余性庭,早前只是一名鄉醫,但能調制對瘡癤有奇效的妙藥,因此在余灣一帶很有名氣。

余氏遷懷始祖一世公谷忠公,也是元末明初江西瓦屑壩移民,初落戶于懷寧白麟坂,后遷居至桐城石塘湖!叭ネ畛秦τ嗬镉行哟逖,后倚龍山,前臨石湖,果樹參差,鱗原肥沃,邑中名勝也!倍ň佑诖,也是雅致眼光。

余性庭拖家帶口來安慶,開始只是在街頭擺攤設點,做一點小買賣,屬于流動商販。那時也沒有什么大圖謀,只是想借此掙兩個小錢,把一家人的肚子填飽。后來小膏藥賣出了一定名氣,便在大南門街租了間門面房,掛出“余良卿膏藥店”的招牌。

這一年,是清咸豐五年(1855)。

余良卿選擇的是最佳的起步時期:太平天國戰亂,安慶百業荒廢,醫療業更處于低谷。對于腫毒癰疽有卓著療效的余良卿膏藥,很大程度上,緩解了戰亂之中的貧苦民眾肌膚之苦。


(余良卿第二任掌門人余鶴笙)

2

安慶人嘴巴尖刻。安慶人說余良卿的成功,很大程度得益于“神仙鐵拐李賜藥方”的傳說:

老板余性庭這天坐店,進來了一位爛腳的跛子乞丐。余性庭不嫌其臟,不嫌其貧,反而留宿悉心治療。幾個月后,乞丐飄然而去。臨行前留鮮荷葉一張,活鯽魚一尾,囑咐作為膏藥之引。后按此方調制,果然療效倍增。這才知是鐵拐李化身下凡,借余良卿膏藥惜貧濟世。

對于坊間傳說,余老板也不肯定也不否定,但悄悄做了兩個改變,一是在膏藥前加了“鯽魚”兩個字,另外一個,就是特地去景德鎮定制了一尊鐵拐李瓷像,供奉店內,順帶作為店招。有此,“余良卿”更名聲鵲起。

清咸豐十一年(1861),湘軍克復安慶,局勢平定,經濟好轉,“余良卿”經營這才步入佳境。

有關余良卿與鐵拐李的傳奇,安慶城東西南北說法都不一致,主要是鐵拐李如何顯身,林林總總有十來個版本。

出生于安慶康濟里的藝術大家柯文輝,與余良卿后期當家之一的余守謨(大先生)也有過交流:“聽說你們家老爺爺熬膏藥老是結鍋巴,有位瘸腿老乞丐在一旁看著老犯傻笑,老爺爺請他進屋喝幾杯酒,廚房里正燉著蘑菇老母雞湯,蒸著𥻗肉。老乞丐還是傻笑著,把他的拐杖伸進藥膏里攪了一圈。兩個學徒非常生氣,伸手想打要飯花子,被老爺爺制止了,還掏錢讓他去買棉襖。他笑嘻嘻地搖搖頭,一瘸一拐地走開了!币舱驗槿惩壤掀蜇み@一“攪”,熬膏藥“鍋里冒出了香氣,不再結糊底子,貼上就神仙一把抓,把病痛抓起扔開,天下太平!”由此柯文輝的建議:“說您是畫家,快畫出這場而來掛在店堂里,多有意思!”大先生笑而不語。

大先生笑而不語的另一層意思,是指余良卿成功,絕不是傳說中那么簡單。


(余良卿家族世系表)


余氏敦本堂,最近10代的譜派為:

德俊傳家永 謨深兆世昌

余性庭是俊字輩。傳字輩有二子一女。其中長房生有三子(家字輩),余良卿第二任掌門人余鶴笙為長房次子。

清光緒十年(1884),余鶴笙繞過他的父輩,成為余良卿新一代掌門人。

相關文字介紹余鶴笙,都說他“自幼聰慧”。因為聰慧,所以“飽讀醫書,諳熟中藥”。但這只是他博學的一面,他成功的另一面,則是始終不滿足的進取性格。生性如此,所以余鶴笙接手余良卿后,對膏藥配方進行了多次大膽改進。

改良后的新一代余良卿鯽魚膏藥,實用性更上一層樓:黏性強,不傷皮膚,愈后不留疤痕;封閉性能好,貼于患處也不會移動,使用方便;主治各種瘡癤,對凍瘡以及皮膚皴裂也有療效。

當然,不變的低廉價格還是最最關鍵的。

一切一切,都不離它大眾化的本性。

晚年余鶴笙形象略略有些黯淡,具體表現,就是因成功而寄生出來的自負。自負就是容不得他人意見的獨斷,包括余良卿所有賬目,都由一人說了算。余良卿的商標上,也出現象征余良卿企業的余鶴笙肖像。

雖然家族其他人員對此抱怨重重。但無奈他的威望太高,大家敢怒不敢言。

此時,余良卿事業如日中天,僅用于膏藥制作的麻油,每天就在百斤以上,碳酸鉛粉也高達80余斤。與創辦之初相比,余良卿地生產規模,差不多擴大了40余倍。以“余良卿”為商標的產品,也不僅僅限于膏藥,還包括虎骨追風酒、吹耳散、下疳散,等等。

也就是在這一階段,余良卿的名聲,遠出了安慶,遠出了安徽,幾乎紅遍大半個南中國。

有一則實例:江西木商至江浙販賣木材,船經安慶,固定要來余良卿訂購膏藥,先款后貨,貨也不帶走,等往返時再回來取,這個往返,少則十天半個月,多則半年。由此可見買家對余良卿的雙重信任:高度信任產品,高度信任店家。


(余良卿第四任掌門人之一:余永年)


3

1918年,余鶴笙去世。

余鶴笙小弟余選三出任余良卿新一任掌門人。

余鶴笙與余選三為同胞兄弟,也是余性庭長子所生,為大房之后。二房無子,后余選三過繼為嗣子。因此他們的關系,既是同天同地的關系,也是長房小房的關系。

余選三執掌余良卿,更多是在余鶴笙打下的基礎上平穩運行,用4個字可以概括,叫“順勢而為”。何為“勢”?堅守店鋪匾額“真不二價”之諾,大不發陳貨,小不銷次品,原料價格浮動,產品不偷工減料,等等。

1929年,安慶舉辦安徽省國貨展覽會,余良卿鯽魚膏藥參展并獲得獎項。這屆展覽會推出的“安徽三珍”,類似非物質文化遺產那種,蕪湖鐵畫、泗縣孟仁壽八寶眼藥、安慶余良卿膏藥同戴花環。此時余良卿膏藥,常年雇有員工(包括學徒)20余人,算是安慶地方的龍頭企業。

只是時間一長,這個“順”,稍稍有些偏差。

黃河《余良卿膏藥店的歷史經驗初探》對此有貶大于褒的梳理:“余達三當家之后,不思進取,獨攬財權,自奉豐厚,生活奢侈,用度鋪張,盈虧不盤存,賬目不清理……”

如此,余良卿走下坡路是必然。

如此,余良卿家族怨言不斷也是必然。

余選三退出。余良卿產業,經由幾大分支共同協商,最終決定由大房余紹宣之子余永年(述彭)與二房余鶴笙之子余永富(慕陶)輪流執掌大權。

余良卿家族第四代,男丁只有三位,大房的余永年(述彭)、余永富(慕陶),小房的余永熙。余鶴笙無子,只生有4個女兒,后過繼余永富(慕陶)為其嗣子。

雖然同姓余,但此余已經是分鍋吃飯的彼余,因此輪流執掌余良卿,可以看作是相互監督相互制約,也可以看作是利益共享的簡單分割。

對于余氏兄弟,黃河《余良卿膏藥店的歷史經驗初探》仍然不做肯定:“這二人也還是家店不分,不僅沒有起色,還因吸鴉片、賭博、嫖妓女,揮霍無度,造成生產下降,營業蕭條,入不敷出,欠債竟達萬元,討債的不離門,工資也發不出,余良卿膏藥店瀕臨破產邊緣!

屋漏偏遇連天雨。1931年,安慶水災,余良卿生意也隨之一落千丈。1933年,為解決周轉資金困難,余永年被迫將余良卿祖傳店鋪出典。


(余良卿第五任掌門人之一:余達謨)


余良卿再度峰回路轉,應該在1933年前后。轉折點是陶雪岑(經理兼會計,負責外賬)與饒旭庭(負責內賬,主管現金與實物)的加入。雖仍然是余氏姻親,但作為職業經理人,他們是對企業負責而非對家族負責。

余良卿家族無論老小,對此都不太習慣——余氏家族成員,除按月每人3斗米值的生活費,不允許在店內動支任何現款與實物——這算什么條條!

但店家不分的家族管理混亂模式,由此得到改善。

黃河《余良卿膏藥店的歷史經驗初探》對此則充分肯定,他在文中特別舉例:“南昌黃慶仁國藥號,每年要向余良卿膏藥店批購大量膏藥,轉售到江西偏遠各縣山區的藥店。其中,僅1936年這一年,黃慶仁國藥店即經銷三、四千元的膏藥!

不僅如此,“在北方還遠銷到了張家口,國外銷售到緬甸的仰光!

還不僅如此,“為了擴大銷售渠道,還委托郵局開辦郵購膏藥業務,千方百計擴大在外埠的銷售!鳖愃,稱得上網購的鼻祖了。

也就是在這一階段,余良卿第五任掌門人,年輕的余守謨、余達謨兄弟浮出水面。嚴格地說,是弟弟余達謨浮出水面。

余守謨、余達謨同為余永年之后。從排行上看,余守謨為余良卿余性庭第五代長房長孫之長房長孫,最為正統。但余守謨一門心思用在繪畫之上,因此,重振余良卿雄風,起決定作用的是老二余達謨。

余達謨早前讀過幾年私塾,也外至石牌做過學徒,16歲正式介入熬制膏藥的秘方。


(1938年6月安慶淪陷,余良卿廣告殘存)


讀余達謨,多少也帶有那么一絲傳奇色彩:

1938年安慶淪陷前夕,余達謨當機立斷,悉數攜帶余良卿老店現金與財物,包括5名技術員工,繞了大半個中國,最后周轉至屯溪隆阜,另掛余良卿招牌經營了8年?箲饎倮,余達謨回安慶,贖回大南門典出的店鋪,重新余良卿復業,并頂住社會政局動蕩,經濟通貨膨脹等不得因素,把余良卿規模擴大到員工50名以上。

19554月與6月,余達謨兩寫報告致安慶市工商聯,主動要求實行公私合營。9月,公私合營余良卿藥號(膏藥廠)成立,余達謨退居次位,擔任副職。195612月,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第二屆會員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,安徽省出席會議的代表共22人,余達謨作為余良卿私方代表,出席了這次大會。

興也余達謨,敗也余達謨。

1855年至1955年,百年老字號余良卿,傳奇終止。


(皖南余良卿膏藥廣告)


4

題外非題外之話——

在安慶,一帖膏藥興盛一個家族,也引發一個產業鏈。

據王華章《余良卿膏藥店歷史簡介》,余良卿的攤藥流程,除店內固定員工外,多是交“清節堂(清政府收養貧苦寡婦的場所)的寡婦”加工,費用是“以計件付酬的方式,攤多少膏藥給多少工錢”。1930年前后,“六百張小膏藥只給一分多錢”,一個熟練的攤藥工,自早至晚只能攤十六、七盒小膏藥(每盒小膏藥九十六張)”。雖如此,一個月下來,也能掙到六、七元錢。

類似攤藥女工,余良卿在冊登記的,有一百多人。民國安慶,這應該是一個相當的規模。

不僅如此,余良卿也帶動了安慶膏藥行業的興起。繼“余良卿”之后,先后在安慶起起落落的有“馬仁壽”、“佘長春”、“松壽堂”、“延壽堂”、“馬壽堂”、“善池春”等。其中競爭力最強的,是大通裕大國藥號在安慶開設的“松鶴齋”,其店鋪開在四牌樓,裝潢、陳設等都遠在“余良卿”之上。無奈膏藥療效與口碑無法與余良卿抗衡,最終只能落敗而去。


(1950年前后工商聯反帝游行,隊伍里面應該有余良卿后人)


關于“余長春”,柯文輝在記述過他好友王華德(曾學徒于胡玉美醬坊)的一段回憶:“安慶城以德治店的老字號,首推胡家的老板胡子穆教授,那是大店。二塊牌子是余良卿,店面子小,生意不小……余老板對店里員工厚道,.哪家有什么紅白喜事,店主都會不聲不響地遞個小信封。里面裝的不光是錢,更是一番心意。所以,全城難找說這兩家老板壞話的人。錢財共事一時;德行共書一生。開在他們家附近的長春號,膏藥和老板為人都好,(余良卿)大先生還勸病人去(他家)買膏藥,但買主就是比余良卿家少。他們兩家都有一位啞小姐,長春家的那一位就沒嫁出去。(長春)聲譽和影響上,要對余良卿家退避三舍。

由此,柯文輝感嘆:“平民的心聲代表著同類教養和處境的人們,而非孤立現象。

余良卿名氣實在太大了,大便招風,先是大通和悅洲大老板陶懷邦,光緒末年在四牌樓租店豪裝,開了一家“松鶴齋”,后因花費太大,無法與余良卿相抗衡,只得不了了之。1934年前后,西門外大新橋,原張立達國藥店的一個學徒,另立門戶,打出了“佘良鄉”旗號,也賣膏藥。后來竟然因熬油不慎引發火災,葬身于其中。

人在做,天在看。果然如此。

余良卿膏藥店不遠處的藥王廟,是清順治年間由西門外馬山遷建于此。后有多次重修。咸豐戰亂,太平軍再毀,同治年間復建。藥王廟主祭藥王菩薩孫思邈。每年農歷四月二十八日,藥業同仁都在此舉行藥王會。藥王廟門聯為:

上藥中藥下藥方書所采為救蒼生惟有良醫知性命

天皇地皇人皇文字無傳特留元氣要將本草付黃農

“良醫知性命”,余良卿之“良”,恐源于此。


(1954年的余良卿膏藥店全體工作人員)

(原創:張健初)


作者簡介:

張健初,男。筆名唐田人、高達、老城閑人。1953年生人,安徽貴池縣唐田人。1999年涉足皖江文化研究,在《人民政協報》、《江淮文史》、《江淮時報》、《中國收藏》、《收藏》、《中國文物報》等報刊,發表安慶地方文史稿件百余篇,30余萬字。

作者:安科余良卿 發布時間:2018-04-19

 

江苏省十五选五开奖结果 正规理财平台排名 海南4+1玩法 天津十一选五五直选走势图 秒速快三计划 什么是股票期货配资 白小姐预测 3D开机号标签 棋牌破解透视原理 新疆11选5走势图001 极速赛车必中规律